香蕉视频app2019扫一扫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一世葬,生死入骨最新章节!

皇甫风摇动着木桨,终于在天黑的时候,到达狼岛。

狼喜欢夜晚出来活动,所以白日里出现在狼岛,恐怕连一只狼的影子都不会看到。

狼岛只是一处荒岛,无人生活,所以便成为了狼群的聚集之地。

江圣雪此刻趴在皇甫风的背上,身上缠绕着一条绳子,将他们紧紧地绑在一起。

“一定不舒服吧,很快我们就可以离开了!”皇甫风低声说道。

“我相信夫君!”

江流沙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,说道:“为什么我们能听到狼的叫声,却一匹狼都看不到呢?不然,我们把火把点上吧!”

在从江家堡出发之前,他们特意备上了几根火把,以备不时之用。

“那狼就更加不会出现了,只要我们弄出声音,就会把狼招来的!”皇甫风低声说道。

红妖阁。

殇婆婆从祭祀池下来,一直有些心神不宁,似乎卜算出来的东西,令她不太满意。

走不到尽头的清纯薇薇

“殇婆婆,都看到什么了?”小丫鬟问道。

“皇甫风是不是已经出发了?”殇婆婆慢吞吞的问道。

小丫鬟回答道:“当然了,殇婆婆,昨天一大早就已经出发了,还有小姐和表小姐!”

“说什么?圣雪也跟着去了?”

“是啊!出发那天,小姐自己要跟着去的!”

殇婆婆突然有些痛心疾首的沉声道:“难怪!我刚才并没有看到皇甫风的死期!”tqR1

“殇婆婆,说什么?”

殇婆婆沉着脸摇了摇头:“没什么!”

皇甫风与江流沙背靠着背而站,也算是为了保护在皇甫风背上的江圣雪。

十匹狼将他们围在中间。

狼岛并不凶险,凶险的只是处在黑夜之中。

“狼的敌对性和攻击性都跟强,不杀掉它们,我们是冲不出去的!”江流沙低声说道。

“狼是杀不光的,我们只能先杀掉它们,引狼王出现,狼可是最有同伴性的动物!”皇甫风冷声说道。

江圣雪叹了口气,虽然于心不忍,可是,夫君的安比什么都重要。

狼的眼睛在黑暗之中发着幽蓝色的光芒,当它们意识到危险的时候,便一拥而上,皇甫风和江流沙拼尽力的与它们厮杀。等到这十匹狼部倒下的时候,皇甫风和江流沙也都受了伤。

“夫君,流沙表妹,我们还是回去吧!”江圣雪有些害怕的说道。

“来都来了,总不能前功尽弃吧!”江流沙不耐烦的说道。

皇甫风握住了江圣雪的手:“如果想娘快点好起来,就不要害怕!”

果然,血腥味引来了大批的狼群,而领头的头狼便是狼王无误了。

只见它凶狠的呲着獠牙,似乎痛恨他们杀害了自己的同伴。

江流沙举剑作势准备冲向前去:“狼王就交给我了,还要保护圣雪表姐!”说完,便冲了过去。

眼见着江流沙被狼群瞬间淹没,凶险至极,吓得江圣雪说话都颤抖起来:“夫君,不要管我了,快去帮流沙表妹吧,她不能有事的!”

皇甫风也是因为意识到了凶险,便解开了绳子,让江圣雪站在地上,并且点燃了火把让她拿着:“狼最怕火,只要有狼接近,就拿着火把在它面前晃,它就不敢靠近了,我们很快就会取到狼胆,不会让等太久的!”

江圣雪为了不让皇甫风为自己担心,于是坚定的点了点头:“放心吧,夫君,这一次,我不会再给添乱了,我会保护好自己的!”

皇甫风点点头,便拔出神封刀冲向了狼群,砍死两只冲向自己的狼,便来到了江流沙的身边,只见江流沙浑身都被狼撕咬留下了鲜血,皇甫风皱紧了眉头:“伤得太重了,快去圣雪的身边,这里交给我!”

“我还死不了,这点小伤怕什么!自己应付不来的,它们真的太凶猛了!”江流沙喘着粗气,说道。

皇甫风向来钦佩会武的女子,此刻对江流沙的钦佩之心,更加的厚重了,于是说道:“好,那头狼便交给我吧!”

“行,我就不逞强了,我为垫后!”

看着皇甫风和江流沙与狼群厮杀的危险,江圣雪只觉得自己好没用,如果当初没有执意跟来,就不会给他们添这么多麻烦了,我只是皇甫风的累赘,他需要的只是跟他一起并肩作战的女人,我除了能给他熬莲子汤,泡桃花茶以外,便什么都做不了了。

有几只狼再向江圣雪靠近,江圣雪虽然害怕,恐惧,却咬紧牙关,不让自己叫出声音,她已经不想再让皇甫风分心了。于是她挥舞着手中的火把,果然,那些狼只能在不远之处虎视眈眈的望着江圣雪,而不敢靠近。

皇甫风的神封刀上已经沾满了鲜血,而他自己也很快就伤痕累累了,头狼着实厉害,皇甫风几乎近不了它的身,而江流沙已经体力不支了,但还是咬牙硬撑着,皇甫风已经感觉到了,眼下只有尽快的解决头狼,才能结束这场战斗,若是在不消灭头狼,恐怕就算再能打,狼群的数目也会让他们体力耗尽的,更何况,他们两个人都已经受了伤。

头狼再一次冲向皇甫风,皇甫风这一次是横下了心,无论成败,只此一击,定要了它的命,眼看着他攻击狼王而去,其他的狼部冲上,江流沙奋力抵挡,尽量维护皇甫风的安。

眼见着皇甫风的刀就要劈中狼王,江流沙被几只狼围攻,而其他的狼群突然奔着皇甫风的后背之处扑去。

江圣雪惊呼一声:“不要!”便不顾一切,直奔皇甫风的方向跑去,围攻江圣雪的狼随后直扑江圣雪,江圣雪猛地一甩火把,几匹狼退后的时候,没有被火把碰到的狼直接扑了上来,撕咬住了江圣雪的腿,而江圣雪竟然不顾被撕咬住的腿,直接跑到了皇甫风的身后,为他挡住了致命的一击。

鲜血洒落一地,原来是那匹狼咬住了江圣雪的腿,而江圣雪一心只顾皇甫风的安危,竟然被硬生生的撕咬掉了一块肉。

几匹狼直接将江圣雪扑倒,江圣雪甚至还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。

而皇甫风的神封刀也刚刚斩断了狼王的头。

江流沙却见到江圣雪被几匹狼压在了地面上进行撕咬,但是眼下却被围攻自己的狼群围困,有些惊慌失措的大喊道:“皇甫风!”

皇甫风自然已经感觉到了江圣雪的气息,他猛地回身,却被眼前的场景所震惊。

他挥起神风刀,似乎这一击,用尽了他部的内力,他的目光冰冷而可怕,这一刀,齐刷刷的割掉了压住江圣雪的几只狼的狼头。

而此时江流沙也解决掉了围攻自己的狼群,半跪在地上剧烈的喘息着。

皇甫风的手在发抖,他的眼神冷得可怕,他甚至都不敢去触碰地面上的江圣雪,他猛地起身,似乎要把狼岛上的狼部杀掉。江流沙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乱了阵脚的皇甫风,大喊道:“皇甫风,我们必须赶快离开!”

“对,对!”皇甫风的声音都在颤抖,他猛地跪了下来,竟然有眼泪滴落在江圣雪苍白的面容上。

此时的江圣雪,早已经昏死过去。脸上沾满了自己的鲜血,脖子上是被撕咬过的血洞,身上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处伤痕了,就连腿上的肉都被撕咬掉了,只剩下血粼粼的大片的伤口,皇甫风竟然没有勇气去抱起江圣雪了,一向镇定的他,此刻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“皇甫风,先为圣雪表姐止血,快点啊!”江流沙还算镇定,只是拿着剑的手也在发抖,她也没有想到,江圣雪会变成这样。

皇甫风这才意识到,江圣雪还没有死,她还有呼吸,他颤抖的举着双手,为江圣雪点了几处穴道,能缓解血液快速的流出,然后又撕下自己的衣服,捂在江圣雪的脖颈上,可是血还是不断地溢出,皇甫风将神封刀背在身后,抱起江圣雪,似乎是在自言自语:“不能死……不能死……”

江流沙无奈的叹口气,走去狼王身边,将狼王的胆取出,用布包好:“我们的目的可是它啊!”

在其他的狼群赶到之前,皇甫风,江圣雪和江流沙必须赶快离开狼岛。

木筏上,江流沙摇着木桨,皇甫风手忙脚乱的再给江圣雪止血,他的声音抖得厉害:“江圣雪,我不是叫好好地站着别动吗?为什么不听话?我的话都敢不听,等醒来之后,看我怎么罚……”

夜,静的可怕,狼岛发来狼群嘶吼的声音,狼王的死去,狼群的悲鸣,却不会比得上皇甫风内心的愧疚和自责。

木筏终于靠岸,他们骑马赶去最近的镇子上,可是夜深人静,哪里还有医馆开门。

皇天不负有心人,终于被他们找到了一家小医馆,江流沙用力的敲着门,大喊道:“快开门啊!”

门被打开,一位老先生披着衣裳睡眼惺忪:“大半夜的,喊什么喊啊?”

“老先生,请救救我的娘子,求求了!”皇甫风抱着江圣雪,就这样跪在了那老先生的面前。

那老先生显然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病人:“浑身尽是被野兽撕咬过的痕迹,这姑娘伤的很重啊,恐怕就要死了!”

皇甫风一听,顿时面如死灰,他用力的在地上磕着头,怀中还抱着江圣雪,这个动作看起来有点滑稽,但却没有人能笑得出来了:“求了,只要能救活她,我定当重金答谢!”

“快进屋来!”老先生急忙转身回屋,点亮了油灯,将所有的药物部拿了出来。

江圣雪此时平躺在木床上,浑身上下部被鲜血染红,呼吸也越来越微弱。

将部衣衫除去,才发现她的身上已经没有一处是完好无损的地方了,偏偏这张面容却是一点伤痕都没有。

看着脖子上的血洞,老先生一阵叹气:“好在没有咬到命脉,这姑娘也算是幸运了!”

身上或深或浅,或大或小的伤痕都被上了药,包扎好了。

腿上的伤痕最为严重,老先生也觉得恐怖:“被硬生生撕扯掉一块肉,别说是这么柔弱的姑娘了,恐怕就是个粗糙的壮汉也得痛死啊!”

皇甫风程都背对着他们,他不敢去看,面容也平静了不少,只是不断颤抖的肩膀还是出卖了他的慌张的情绪。

江流沙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皇甫风了,看到江圣雪身的伤口时,江流沙也差点落泪,她以为,江圣雪的胆子这么小,出了危险一定会第一个逃走,却没想到,她会不顾一切的冲过来为皇甫风挡住狼群。

当时那几只狼就快要撕咬到皇甫风的脖子,甚至有一只狼已经张开口,准备撕咬皇甫风的头,可是江圣雪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,冲了过来,她不会武功,如此柔弱,却能那么快的冲了过去,这,就是爱情的力量吗?

老先生一阵忙碌,一个时辰之后,他终于为江圣雪身的伤口处理好了:“这位姑娘的伤口我都已经处理了,只要熬过了今晚,她就会没事了,但是如果没有熬过去,我也束手无策了。”

江流沙看见皇甫风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明显的变得僵硬起来,她叹了口气,说道:“老先生,我们能在这里过一夜吗?我们是江家堡的,明日回到江家堡后,定会送上重金答谢您的救命之恩!”

“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既然是江家堡的人,就留们在这里住上一夜吧,我看们两个也伤的不轻,用不用我帮们也处理处理伤口?”

“谢谢先生的好意,我们自己处理就好,就不妨碍您休息了!”

“那们自便,看好这位姑娘,有什么情况就及时去叫我吧!”那老先生说完便回了卧房。

皇甫风仍然背对着江圣雪,就像不会动了一样。

江流沙打从心底里感到心疼,她走到皇甫风的面前,却看到他在无声的流泪,心脏就像被针刺痛了一样,她轻轻的伸出手为皇甫风擦掉眼泪:“去吧,表姐需要!”

皇甫风有些沉重的转过身,一步一步的走向木床,江圣雪原本的衣裳早已被撕咬的粉碎,如今浑身都被包扎了,盖上一件白色的绒被遮身,却好像还能看到她满身的伤痕一般,皇甫风跪在地上,轻轻地握住了江圣雪的手,这双手,也被包扎过了: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江流沙及时的擦掉了滑落眼眶的眼泪,走到门口,坐在了门边,看着天上的繁星,如此明亮,可却突然觉得好荒凉。

他们是生死与共的夫妻,他们是可以为了对方不要性命的爱人,可我呢?什么都不是……

“江圣雪,这个傻女人,为什么要不顾一切的冲过来呢?我是男人,我是皇甫风,就算我被咬到,也会命硬得很,不会死掉的!只是需要日夜照顾我就是了,是因为不想照顾我吗?所以才会冲过来,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的,好让我难过吗?好让我痛苦吗?”皇甫风痛苦的说着。

这个夜,变得似乎很漫长,漫长到江圣雪呼吸了多少次,皇甫风都记得清清楚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