污香蕉视频app破解最新版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我神。”

就在苏罗不安的走出房屋之中,商庭急忙上前跪地,请示天魔还有何吩咐之时,天魔一挥手,突然把他拉起,来到了天魔的身边。

“我会强行提升的实力,让到达道师之境。不过,要如此……”

天魔说到这里直接传音,听得商庭真是满脸惊恐,看着天魔诺诺得道:“我神,能行么?那罗睺可是有神力,我怎能……”

“哼,神?神难道就不会死么?对了,我就纳闷了,修炼的天魔吸灵决,难道是吃干饭的?眼下只给30人提供精血,还好意思见我?难道不会吸收,其他的阿修罗部众,从而提升的修为,然后衍生出更多的精血?傻啊?”

天魔看着商庭,真是越想越气,也不知道这样的蠢东西?怎能怀有天魔族的血脉?也不知道哪个二货造的孽。哼,若是查出来之后,本魔一定把他炼化为魔气,省得丢天魔族的脸面。

“啊,天魔这可以么?”

“#……**()……”

天魔气的骂了一句,转身消失在这方空间,深怕再待一会,会被这蠢货气死。若不是因为他在商庭的身上,下的本钱太大了,只怕他当即便打杀了此人,另寻他人作为这方世界的侍奉。

天魔走了,商庭眼睛倒是一亮,可是似乎天魔忘了什么事情?而商庭也不敢在召唤天魔降身,一人一神就这样各自离去。

这一夜,阿修罗部众是一个不眠之夜,水部苏罗不说,心中担忧解封罗睺之事,哪里能够睡得安稳,而雷部素落离开大殿之后,也直接前往宝达的住所。

清水芙蓉般的天然美女

阿修罗部众没有成人,死后的灵魂不入轮回之中,因为苦海的玄妙,使得灵魂归入圣殿之中,形成特殊的灵体,成为圣殿的护卫。

在得知罗睺神看重魏央,素落便知道宝珠之事,绝对不是魏央所为。隐隐之中,素落总觉得此事太蹊跷了,故此去寻宝达,想要知晓当日的结果,到底是何人所为?

岂不知,因为他心中突然升起的想法,却令某些人惶恐不安。当素落来到火部之处,也令部首须轮感到迷惑,急忙出面问询何事?

“这,也好,宝珠乃是我火部的精英,本来大有可能进入神部。哎,却突遭陨落身死,也不知道女王可知?”

“不知,神没有说。”

对于须轮,素落没有什么遮掩。虽然表面上来看,两人一直不服对方,时有争斗发生。不过只有两人内心知晓,他们把对方真的当做了朋友,亦或是当做了自己的亲人。

“那我去寻宝珠。”

“好。”

就在须轮着人去寻宝珠之时,转身带回一坛美酒,‘砰’地一声,放在了桌案之上,须轮微微一笑,冲着素落摇摇头道:“今晚睡不着了吧?来吧,边喝边说吧。”

“知我者须轮也。”

“哈哈,我怕早死,届时没有了对手。”

“想过出去么?”

“嗯,出去,想啊,不想?”

“不想,她在哪?我便在哪?只要能看到她,哪里都好。”

“哎,素落,知道我阿修罗部众,哪一点最不好么?”

须轮拿起酒坛,直接狠狠的灌了一口,伸手递给了素落。微微一笑的素落也不回答,伸手直接接了过来灌了一口,狠狠咽下口中的烈酒,这才问了一句:“哪点?”

“痴情。”

“为何?”

“因为情可转恨,情可生惑,情可乱心。”

“我不会。”

“真的吗?也许吧,也许不会转化为恨意,可是难道不曾令迷惑心智?难道未曾乱的心境么?有时候没到那等的宽容,就不要触及情之一字,不想,也许就不会入情之中,也许就不会心痛。”

“没爱过么?”

“没有,我不敢爱,最少对于族人不会。”

“怎么?喜欢外族的女人?我看那魏央的徒儿不错,要不要试试?”

“开什么玩笑?我,我们长成这样?没看到人家,那嫌弃的神色么?”

“呃,不会真的?”

“喝酒喝酒。”

见到须轮一脸的羞红,素落哈哈大笑起来,看来对方还真是喜欢上了,那些外族的女子。只不过不知道是哪位姑娘?莫不是那什么师母吧?不可能,须轮绝对不会夺人所爱,一定是那魏央的徒儿。嗯,自己是不是该做些什么?帮助一下这老大哥?

就在素落低头沉思之中,宝达已经匆匆走进屋中,恭敬的向两人行礼。

“不知部首寻我何事?”

“宝达,我问,当日为何判断,是那人族杀害了宝珠?”

“禀,素落部首,当日只有他们一支外族,行走在禁地之中。若不是他们所为,那便是咱们族人自相残杀了。若是如此之果,只怕神定会传下神谕,责令女王处罚族人了。”

宝达脸色沉稳,眼中露出一丝疑惑,便再次化为愤怒,冷冷的看着素落,咬牙切齿的开口道:“莫非神已经降下神谕,言之不是他们所为?这绝对不能,那我妹妹是谁杀的?”

一句带着十足质问的语气,直指场中的素落,更是暗含对女王,亦或是神的不满,令素落顿时现出尴尬之情,看了一眼身旁须轮,也不知道说设么好了?心中更是暗暗腹语,早知道眼下的尴尬,还不如不来了呢?这叫什么事啊?是不是又犯二了?

“不是,我只当宝珠为妹妹,突然间失去了她,心中好像有些不舒服,这才寻来问问。宝达,相信神,相信女王,相信他们会给宝珠一个说法,咱们绝对不会容忍,他人击杀我们的族人。哼,届时我将亲自出手,把那恶人粉身碎骨,抽筋扒皮,还宝珠妹妹一个公道。”

“若是我呢?要是有一天,我也如同宝珠,不明不白的死了,会不会为我寻仇?”

“呃?这是什么话?宝达不是好好活着么?以后不准说这样的话了,宝珠妹子已经走了,我可不想失去这个妹妹了。”

“妹妹,哈哈,妹妹,我不要做的妹妹,知道我对情谊,素落何苦要守护耶菩,她不是的,永远不会喜欢上。素落我恨,我恨和女王。”

宝达眼中的泪水滚滚而落,大声的吼出口中之言,转身便跑出了屋外。片刻,便消失在夜幕之中。

“哎,我不该来。”

“不是,该来,可是不该掺和此事。”

两人一脸苦笑之后,同时伸手去夺酒坛,片刻之间,酒坛在屋中纷飞,两人已经在屋中交手,快速去争夺那只酒坛。也许,也许只有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,才能令他们心中的烦闷,得以发泄出来吧?

就在宝达匆匆跑回自己屋中,打算发泄心中的苦闷,大声哭泣之时,商庭已经把惊诧的她,轻轻的搂在了怀中。

“想哭,我便是的肩膀。来吧,尽情的哭出来,也许会舒服一些。”

“商庭,他们好像发现了什么?我们一定要提前下手了。”

“明日,等那些外族走后,便是我们动手之时。”

“为何要等他们离去?难道就不能今晚就出手么?我一刻都等不及,为了杀死耶菩,我连妹妹都送给了。可是,可是为何还不能杀了耶菩,为什么还要等。”

“不要发疯,小点声,我不是没准备好么?”

“还在准备什么?啊,让我小声,不是也在欺骗我吧?们男人就个……”

‘砰’

疯狂嘶吼的宝达,怎么也不会想到商庭,会突然对他下手,看着对方手中的灵器,感受脸颊的热感,宝达的视线尽是一片血红。

在这一刻,她似乎看到了她的妹妹,正在向她轻轻招手,似乎要招呼她一般,有似乎正在含着泪花,正在质问着她,为何眼睁睁看着她死去?

“妹妹,等我。”

在这一刻,什么爱情,什么仇恨,一切的一切都化为了虚无,宝达只有对妹妹的愧疚,深深的愧疚。

“哼,告诉不要吵,就是不听,干吗这么不听劝呢?正好用化为我的修为,衍生出更多的精血,便当做帮助的族人了。”

商庭心中没有一丝不舍,对于女人似乎天生便冷酷无情。不久之前,就在他带着情意绵绵,许下一生诺言哄骗的宝达,已经化作了一具尸体,渐渐的在她手中化为虚无,甚至魂魄都未能幸免。